• 外籍“打工人”!他们为什么偏爱来中国“务工”
  • 来源:麻花影视 人气:加载中 更新:2021.06.24

导演周青元(摄影/杨楠)


麻花影视Bjmili.Com网专稿 电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上映至今,豆瓣评分维持在7.1分。这部电影让我们注意到一个陌生但又惊喜的名字——导演周青元。

 

他与中国影视市场可谓有不解之缘,在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上映前期,其作品《大大哒》就已经于2019年被引进上映。而之所以促成《了不起的老爸》的拍摄,也是因为2016年,他带着电影《辉煌年代》前往上海国际电影节参展时,得到的邀约。

 


回顾近年华语电影市场,不少海外电影人,纷纷来华“务工”。


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之一的新加坡导演陈哲艺,最新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的短片作品《隔爱》就是在中国地区拍摄完成,演员阵容启用了周冬雨和章宇,而早在6年,他就曾监制了华语电影《再见,在也不见》。

 


更不用提及最被大家熟知的《误杀》导演柯汶利。似乎东南亚导演来华合作拍摄电影,已经成为了某种趋势。不过,并非只有东南亚国家导演更偏爱中国市场。在这种趋势背后,是否又意味着中国电影工业日渐成熟呢?

 

一种趋势

 

《了不起的老爸》并不是周青元的第一次。

 

早在2019年,翻拍自泰剧的迷你短剧《极限17滑魂》在深圳开机,而导演便是周青元。同期不久,其电影《大大哒》在中国内地上映。上映前期,电影并没有太多的宣传支持,最终几乎是“一日游”,票房仅不过200万。而这部电影曾是马来西亚2018年的票房冠军。

 


虽然整体票房口碑均平平,但也让不少观众发现,这位导演拍起燃情励志的故事挺有自己的套路。加上前作讲述足球题材的《辉煌年代》,以及滑板运动故事的剧集《极限17滑魂》,似乎邀请他来拍摄和马拉松运动相关的《了不起的老爸》,并不突兀。

 

对于这次跨国合作,周青元则说,自己并不是因为运动题材而被说服,主要是故事里的父子情,这种情感能让他共情,“是超越了国家、种族、地域、文化的间隔,是具有普世性的情感表达。”这种情感也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前作《一路有你》,只是那部作品是讲述父女之间的关系。

 


周青元并不是第一个来中国拍电影的海外导演。在过去一段时间中,不少导演选择和中国团队合作,用国际视野讲述了中国故事。

 


2019年,电影《误杀》横空出世,让观众记住了新人导演柯汶利。这位同样来自马来西亚的导演,经朋友的介绍,认识了当时为剧集《唐人街探案》物色导演的陈思诚,两人一拍即合,便开始了合作。


合作之后,他又接到了陈思诚递给他的《误杀》项目。他被剧本中的亲情元素吸引,便再次促成了合作。最终的成功已经不以言语,如今他执导的另一部剧集《女心理师》已经杀青。

 


东南亚的电影市场来看,不得不提的还有新加坡导演陈哲艺。处女作《爸妈不在家》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中斩获金摄影机奖(最佳处女作),获得了无数影迷的关注,虽然电影从未在中国内地市场上映,但每每有影节展映,均会售罄。


在第二部长片作品问世前,他就以监制和编剧的身份,制作了短片集《再见,在也不见》。幕后的导演则是中国导演忻钰坤、泰国导演西瓦罗·孔萨库,以及新加坡导演陈世杰。而这部电影背后最大的资方则是中国内地的一家影视公司。

 


时隔6年,陈哲艺第二部电影《热带雨》问世,背后同样有一家中国内地影视公司参与,甚至为此还做了在内地市场上映的发行计划。虽然因各种天时的缘故,迟迟未有后续动作,但也是在这家影视公司的运作下,陈哲艺拍摄了短片集《永恒风暴之年》中的短片《隔爱》。影片完全在北京拍摄完成,演员阵容则由周冬雨和章宇组成。

 


在2019年的采访中,陈哲艺就曾告诉我们,希望未来能来中国拍摄自己的长片作品。虽然目前这个项目未有任何征兆,但从横空出世的《隔爱》来看,后续一定会有。

 

当然,除了这些东南亚地区的导演之外,在成龙的国际号召力下,不少欧美导演也纷纷来华拍摄商业大片。


尤其是导演雷尼·哈林,在和成龙合作了《绝地逃亡》之后,又和中国影视公司合作拍摄了电影《沉默的证人》《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》。这三部作品中,除了《绝地逃亡》拿下当年暑期档国产电影票房亚军之外,其他影片可谓是“满盘皆输”。

 


与此同时,中国制片团队还偏爱聘请国际知名导演、编剧,组建国际化视效制作团队合力打造电影项目,英国导演西蒙·韦斯特执导的《天·火》和《鬼吹灯天星术》,以及丹麦导演比利·奥古斯特执导的《烽火芳菲》便是很好的案例。

 

两种结果


在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的导演,结果并不一致。不难发现,东南亚导演在华的境遇似乎要更好一些。

 

深究其原因,无非有二:他们拍摄的题材更生活接地气,能引起观众的共情;整个东南亚电影环境相对接近。

 

纵观东南亚地区的影史,他们的华语电影长时间受粤语地区的影片影响,甚至可以追溯到邵氏、嘉禾等厂牌早期的作品。在中国电影市场史上,东南亚市场是粤语电影最大的出品市场。这让不少东南亚地区的观众,自小就被华语电影所影响。

 

《热带雨》男主房间墙上多是成龙电影海报


与此同时,东南亚国家大都积极推广复兴华语教育。新加坡纪录片《我们唱着的歌》中就很好地展现了这段历史。这场推广运动,直到现在,东南亚不少国家仍在为之努力。电影《热带雨》中,身为中文教师的女主角便身处这个困境。

 


这种情况在马来西亚同样存在。

 

导演周青元在上世界九十年代从北京电影学院学成归国之后,发现马来西亚华语电影在千禧年前后因各种元素而一度停息。在2010年,他推出了强调本土文化的贺岁电影《大日子》,呼吁更多本土华人导演对文化认同和家国意识的觉醒。

 


《大日子》的上映,在马来西亚国内掀起了商业类型制作浪潮。在这个浪潮下,马来西亚的电影制作也慢慢发生着变化,周青元在2021年上影节某论坛上就坦言,马来西亚的新人导演和中国的情况会截然相反,“我们的导演都是先做商业电影,获得了公众认可之后才有机会放入更多的个人表达。”

 

相比起他们的成功,欧美导演的处境反而不那么明朗。

 

成龙在国际影坛上的盛名,让他有机会邀请到不少好莱坞导演来华合作。对于这些拍摄动作片起步的导演而言,自然不会错过这位“武打巨星”抛来的“橄榄枝”。

 


在合作之后,似乎尝到甜头的他们,后续依旧在中国寻求更多可能性,只是多数并没有再续辉煌,甚至是“铩羽而归”。虽然资料中显示,导演雷尼·哈林后续还有多个中国项目,但前期的那些电影,或许已经榨干了中国资方对这位好莱坞导演的信任。

 

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,不少好莱坞电影人看中中国市场,用自己身上的经验技术,去融入中国的资本,看似是一件“双赢”的事情,但多数都扑街了。

 


我们看到,像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》这类本身就满是中国国风古装作品,即便让有特效经验的好莱坞电影人参与,整体仍旧水土不服。至于大众所期待的视效突破,也并没有在成片中体现。


从《鬼吹灯天星术》官宣西蒙·韦斯特执导之后,网友最多的问题就是,“西蒙真的懂中国文化吗?”而片方似乎也在有意无意弱化导演身份,从目前官宣的海报来看,只是打出了三位演员的名字,其他主创再无信息。

 


水土不服不仅体现于此,即便是把二战这种全球化题材的电影《烽火芳菲》交给两获金棕榈大奖的丹麦导演比利·奥古斯特,依旧从文本开始,就各种和中文本身的思维逻辑不符,而造成不如人意。

 

未来可期


虽说随着中国电影的市场和工业化进程的同步发展,中国电影人已经越来越有姿态,去讲述属于自己的中国故事,但从文化多元的角度考虑,我们依旧欢迎更多的海外导演来中国拍电影。

 

正如周青元所说,他们在培养青年导演的时候,更偏好用有限成本去实现商业片的拍摄。这种模式让他们从初期就能在拍摄中,用小成本去实现更多电影美学的可能性。而这些来华拍摄的导演,除了像柯汶利这类从未拍过长片的导演之外,多数还是有过长片经验,并在本土获得良好市场反馈。

 


这种状态之下,对于全新市场的开拓仍旧可以有自己的全新见底。与此同时,中方的制作人再结合过往本土经验,或有机会实现更大的可能。

 

尤其是东南亚国家的导演,多数都从小受中文教育,且在情感认知上接近中国观众。而且这群导演在教育成长中,多数就读国际电影学院,甚至不少同周青元一样,有在北京电影学院等中国影视院校的学习经验,这些因素的加成,都能让他们更接近中国观众的喜好。



除此之外,父辈是中国移民,也让他们的下一代会有一定的身份认同。柯汶利曾告诉我们,希望来中国拍片,是因为自己身上就有中国人的血统。或许这种机会对他而言,更像是寻根之旅。

 


而欧美导演则可以发挥自己的长处,尤其是对大场面的把控优势,弱化自己短处,或者聘用剧本医生,对剧本进行更接地气的梳理和修改。

 

过去那些好莱坞导演加盟的影片,他们过往成功的好莱坞项目自然会成为宣传中的“金字招牌”,若没有利用好,最终只会成为“黑点”。

 


总而言之,我们欢迎更多的海外电影人来中国市场发展,这种发展是以自己的优势去结合中国特色,并进行有机地融合,才能让这种“合作”有真正的意义,才有机会获得中国观众认同的前提下,把这些影片故事,推广到全球。


文/阿淼

TAG标签:周青元  了不起的老爸  

相关资讯

若麻花影视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
请在留言处留言 我们会在3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